蔡国强首次全球直播白日烟花,这世界的确需要一场灿烂

前天晚上,在法国干邑的夏朗德河,著名艺术家蔡国强首次全球直播了他的白天烟花项目《悲剧的诞生》。他用绚烂的烟花致敬这一年来不向悲剧妥协的勇气与希望,也用"五彩缤昏"的童真态度圈粉无数。我们上一次分享蔡国强的作品还是前年佛罗伦萨上空的《空中花城》,约两年的时间里,世界不断变化,这位高产的艺术家也带来了不同领域的更多作品。

1.

《悲剧的诞生》

新冠疫情还在持续中,这一年只剩下百来天,艺术对人类的鼓舞仍然十分必要。蔡国强以尼采的《悲剧的诞生》为灵感,创作了约 15 分钟的三幕烟花,一首诗、一副书法、一场戏,将艺术与其他形式相连。

第一幕来自李白的《将进酒》,分为"醉月"与"将进酒"两个部分,在逐字逐句的诗歌朗读中,烟花踩着韵脚从橡木酒桶里冲向天际。

"这首诗讲的是喝酒,但也讲的是灵魂的自由,一种不被功名利益所束缚的灵魂的自由。诗词表现出了一种格局和大气。而’天生我才必有用’也体现的对未来的一种自信。"李白是孤独的,也是天生自由的,杯中酒即是宇宙,他享受着生命的痛苦并从中绽放。

第一幕诗歌结束后,现场出了一点小意外,经过一番调整和尝试才成功进入第二幕,也许这就是《悲剧的诞生》中一个小悲剧的诞生。第二幕蔡国强用烟花演绎了张旭、怀素的草书,旋动的黑色烟花球在空中书写黑色的笔法,几秒后,白色的狂草也绽放在空中。

在蔡国强看来,"把烟花做成黑色的,白色的,像在天上画草书。同时,狂草的抽象性和西方绘画也有着关联性。表现了一种自由的精神。"

最后一幕从中国文化转向了西方文化,灵感来自毕加索的作品《酒神节》。河面上的酒桶先是升腾出白烟,接着是各色烟花从所有酒桶里争先恐后涌出,全场气氛达到最高点。

蔡国强认为"这是一种解放,发泄一种情绪。我的灵感就是这样,把毕加索的一种灵感转变成烟花。这也是火药的灵感。以此来表现我们现在解放了,自由了,在疫情下无可阻挡!"

整个现场,20000 发烟花从 150 个酒桶中绽放,蔡国强以此致敬人类的"不屈、勇气与希望"。虽然现场出现了一些失误,但蔡国强的打趣化解反而让整个作品更加生动。他也"期待观众通过这场特殊的烟花与自然和解,获得些许治愈。"

"我们正面对人类艰难远行中的一个新阶段,从干邑发出的信号,通过云端连接世界不同地区的个体生命,让远古的激情迸发,尽情释放本能。"

2.

宇宙里未知的相遇

年轻时就出走家乡的蔡国强,几乎是在寂寞和孤独的常态中完成所有的创作,学会了享受孤独,比起谈论人类,他更倾向于和宇宙对话,在浩渺的未知中与灵感相遇。

2019 年 11 月 8 日,蔡国强在墨西哥乔鲁拉市与宇宙上演了一场未知的相遇。上图是被誉为"世界最大金字塔"的乔鲁拉金字塔,塔顶的神庙曾祭祀着整个国家最重要的神祇"羽蛇神",后来西班牙人入侵,毁灭了原有的宗教信仰,并在塔顶建起天主教堂,如今教堂犹在,金字塔已是孤山。

为了这被掩埋的金字塔,蔡国强创作了高达 50 米的作品《没有金字塔的台阶》,钢架组成金字塔的三角形状,从侧面看如同冲天的台阶,在台阶上搭载着 10000 支火箭。当晚 7 点, 蔡国强亲手点燃了最末端的一支,随即其他 9999 支火箭依次引燃,冲向天空,巨大的吼叫如同乔鲁拉金字塔发出的阵阵哀鸣。隔着半个世纪,蔡国强以这样壮烈的方式为乔鲁拉金字塔宣明哀伤。

这个持续了 90 秒的表演是整个项目《未知的相遇:墨西哥宇宙项目》最后的高潮,当天从晚上 6 点开始,就有 5 组烟火塔和晚霞一起登场。

▲烟花塔"宇宙树"

"宇宙树"是两个双面塔,以传统的墨西哥烟花塔技术打造,通过眼睛、外星人头像、幽灵等多个图案呈现出墨西哥原住民的文化和他们对宇宙的想象。整个装置自下而上,翻转着燃烧 6 分半钟,"黑色幽灵"、"太阳历"、"玛雅树"和"宇宙图案"等被创意展示。

▲烟花塔"文明的相遇"

第二座塔开始叙述墨西哥原住民与西班牙天主教两种文明的相遇,在相遇、冲突、毁灭、重生里,悲剧的历史以烟花的形式生动呈现。


▲烟花塔"现代宇宙树"

在第三部分,宇宙更直接地出现在人们眼前,从大爆炸到星云、星河、黑洞、引力场、太阳系,到闪动的"爱因斯坦"和旋转的"霍金",蔡国强用烟花向这些遥远的未知与伟大的前人致敬。

▲烟花塔"脱离重力"

从传说的"玛雅人驾驶太空梭"、"万户升天"到 "载人发射",从"加加林"和"挑战号失败"到人类 "登陆月球",第四座塔呈现了人类探索宇宙的各种努力,各种机关让烟花的动态美更肆无忌惮地呈现出来。

▲烟花塔"未知的相遇"

最后一座塔是真正的未知的相遇,蔡国强在这里展开对未来和宇宙的想象,"猿人和外星人生下小孩"、"原住民与外星人相爱"、"外星人在飞碟里观察人类"……这些想象充满稚气和纯真。

"面对 500 周年的历史时刻,这个项目不仅为逝者而作,也为我们的自我提升。直面这段历史,不是去追溯过去是非,也不是去深化仇恨,而是去接近古人的宇宙情怀和视野,以此互相宽恕和尊重,创造未来。《未知的相遇》将这片土地归还她的先民,也还给他们敬仰的质朴的宇宙观。表达现代人对古人的崇敬和谦卑,也体现在"宇宙发现"井喷的今天,人类与未知世界相遇的渴望和不安。"

3.

瞬间的山水

在绚烂的烟花之外,蔡国强还用不同的形式表达了更多想象。去年 5 月至 10 月,他的《蔡国强:瞬间的山水》展览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(NGV)展出,40 万人在这场展览里感受了他对东方文化的表达。

兵马俑展与蔡国强的展览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,蔡国强认为兵马俑在国外展览时,往往只有几个样本孤立着,偌大的展厅显得十分空旷,兵马俑的震撼感也荡然无存。为此,他创作了《鸟云》装置,"展厅上空,一万只瓷鸟演绎变幻莫测的鸟云,像地下浩荡兵马俑军阵的魂魄追来。"
每一只瓷鸟都是用蔡国强家乡德化的土烧制的,他将其爆破,白鸟幻化成黑鸟,乌央乌央聚集成一团黑云,从兵马俑上空飞过,飞过几千年历史,与过去无声对话。

为了这一次展览,蔡国强拜访了黄帝陵,去洛阳看牡丹。在展览中,他用火药在易碎的白瓷和易燃的丝绸上炸出朵朵牡丹花,和国画家笔下娇艳绽放的牡丹不同,蔡国强想展示这些花朵的生命的脆弱。他认为"繁华和落尽,生生死死都是魅力",避讳衰败和零落,也是一种文化的脆弱。

4.

再会古根海姆

蔡国强与古根海姆美术馆有着特别的连结,1996 年,他的作品《龙来了!狼来了!成吉思汗的方舟》在古根海姆首届 Hugo Boss 大奖展出,纽约从此认识了蔡国强。10 年后,他的个展《撞墙》在柏林古根海姆展出。2008、2009 连续两年也都有展览在不同地区的古根海姆呈现。

去年 5 月,蔡国强和其他 5 位当代艺术家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策划了展览《艺术执照:古根海姆收藏六面观》,他们深入美术馆仓库,挖掘不知名艺术家的惊世之作。

蔡国强最后呈现的展览主题是《Non-Brand 非品牌》,在他看来,艺术史基本只围绕那些个有故事的殿堂级艺术家展开,他们的作品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展厅里,笼统地概括着各自的年代、艺术运动、风格,甚至成为一种旅游品牌,满足打卡式的需求。

但真实的艺术史并非如此,殿堂级艺术家也有早期不成熟的风格和情感,艺术长河里还有无数与所处时期流行风格完全不同的艺术家,他们没有成为响当当的"品牌",因此作品被时代的尘土掩埋。

在蔡国强策划的展厅里,30 位馆藏大师和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在一个舞台出现,约 80 件作品被展示,蔡国强自己早期的油画水彩作品也藏身其中。

现场还展示了蔡国强在玻璃上创作的火药画,"我在玻璃和镜子之间,仿炸前辈‘品牌’的幻影,借此讥笑自己的‘品牌’,也对自己、前辈、美术系统和观众开个小玩笑……"

5.

《在火山里》

2019 年 2 月 21 日,蔡国强在千年古城庞贝的世界最古老罗马斗兽场里,炸出一场千年前的历史。

3 米多高的《法尔内塞的大力神》、《美臀维纳斯》、《塞内加》等馆藏经典古罗马雕塑石膏像、半身像被像人质一样包裹起来,无生命的艺术品透露出无力感,面对即将到来的暴力毁灭,它们无能为力。

由于庞贝工会的罢工和其他因素影响,整个项目在最后这天进行得十分仓促,蔡国强点火时怎么都找不着点火器,只好增加着火面,用打火机点火,"危险系数"升高,惊险性增加,现场更加兴奋。这一次的作品,蔡国强正是要返璞归真,回归亲力亲为的初始状态。

接着是失控般的爆炸,火焰、烟雾、碎片在空中炸开花,现场如同真的爆炸现场,处处是小火山口般的喷射,与《空中花城》的唯美不同,这次的烟花是悲壮和意外的,"很难想象,丝绸、陶瓷、画布、石膏像这些文化媒介,在经历狂风暴雨袭击时,竟然隐藏着小小节庆的诡异。"

大爆炸结束后,甚至动用了灭火器才将火势扑灭,象征着古罗马文明的雕像都被染上惨烈的赤红、金黄,现场一片狼藉。以往的爆破计划总是瞬间结束,这一次引起大火反倒是蔡国强想要的动物性和失控感,"不只爆破,也是火和风的艺术。代表文明的媒介在大火中燃烧,更能表达日常性和当代社会的语言,产生政治议题。"

扑灭大火的同时,84 个爆破作品也被抬进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,进行布展,它们是在自然灾难中幸存下来的文明。

"维苏威火山埋葬了古罗马文明,如同大自然用浩劫手笔留下一个巨大的时空胶囊。我想与灾难对话,套用大自然和文明往事,来说今天。比如恐怖主义、人工智能、宇宙探险,各种未知不安。"

合作留言

情绪美术馆商店

MOODS ART MUSEUM 情绪美术馆 by Major大调

© 2018-2019  artmam.cn  

杭州挺有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

ICP证:京ICP 19023206

联系我们

杭州挺有文化创意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797路105

电话:13917237914

E-mail:hezuo@majormei.com